Château de Chillon 石庸古堡遊記

Chateau de chillon

從洛桑 (Lausanne) 坐火車到蒙特勒 (Montreux),沿著日內瓦湖 (Lac Léman) 邊望去,可以看到一座碩大的城堡倚立在岸邊。這座古堡,名氣不小。古堡古老莊嚴的建築及四周綺麗的風光自然吸引不少遊人,它還因為英國詩人拜倫 (Lord Byron) 的一首詩而名聲大噪。這座古堡,便是 Château de chillon.

古堡的中文譯名似乎沒有被統一,售票職員給我的小冊子上寫著「石庸古堡」,可是古堡外的小商店內售賣的書籍卻叫它作「西庸古堡」,我在網路上也看過不少其他的譯名,如「詩庸」、「希隆」等等。若把這些名字跟它的法語名字作比較,也實在沒有太大的分別。無論如何,小冊子的譯名該可算是比較「官方」的吧,暫且用「石庸古堡」這個名字吧。

到石庸古堡,坐火車到 Veytaux-Chillon 站算是最方便的,下車後在日內瓦湖邊步行 10 分鐘左右便可到達。可是,這畢竟是一個小車站,來往大城市的列車不停於此。另一個方法是坐火車到蒙特勒,從火車站坐巴士來到城堡的門前下車。

Chateau de chillon

雖說拜倫的詩為這座古堡添了不少名氣,可是它本身對遊人來說也是十分吸引的。一般城堡,多建在山丘高地上,居高臨下,以便防禦外來的襲擊。但是,石庸古堡卻建在湖邊的一個小島上,流過岸邊和島石間的日內瓦湖水便成了它自然的謢城河。日內瓦湖平靜如鏡,在古堡高處依稀可見湖的彼岸,四周是高聳入雲的雪山,映在湖面上,更覺宏偉。

石庸古堡的歷史,最早的記載始自公元一零零五年。可是,古堡的圍牆可追溯至中世紀時代。古堡所在的小島,更因在城堡入口附近所發掘到的墳墓,被證實在青銅時代已經有人類聚居。在附近發掘到的其他文物,也證明羅馬人曾經佔領此地。石庸古堡位處瑞士通往意大利的山道,自古以來即是軍事要地。古堡本來為錫永主教(Bishops of Sion) 所有,自十二世紀起則成為薩伏依公爵 (Dukes of Savoy) 的財產,直到一五三六年為瑞士人所攻佔。瑞士伯恩 (Bern) 的軍隊佔領城堡後,曾經用作大法官的倉庫、軍火庫、府第,以及監獄。古堡的塔樓和城垛便是在這個時期建造的。至一七九八年,沃州 (Canton of Vaud) 取得獨立,石庸古堡從此成為沃州的財產。一八八七年,瑞士成立了「石庸古堡修復協會」 (Association du Château de Chillon),專責古堡的修復及圍謢工作。從它的歷史,可見石庸古堡曾經多次易手,而不同的主人也曾經進行多次修復及增建的工作。正因如此,石庸古堡的不同部份的建築雖然色調一致,但風格卻是有所不同,這也成為了古堡的特色之一。

石庸古堡成為各國遊客趨之若鶩的瑞士景點,乃是因為十九世紀英國浪漫詩人拜倫所寫的一首題為〈石庸的囚徒〉 (The Prisoner of Chillon) 的詩。一八一六年,拜倫跟居住在瑞士的友人、英國詩人雪萊 (Shelley) 一同遊覽日內瓦湖,並到石庸古堡參觀。拜倫在參觀期間,得知日內瓦一位民族英雄波尼伐 (François Bonivard) 因支持日內瓦獨立而被囚禁於古堡地下囚牢的事蹟,有感而發寫下一首題為 “Sonnet on Chillon” 的詩歌。其後在洛桑暫居的拜倫,基於波尼伐的事蹟,繼續完成了長詩〈石庸的囚徒〉,並在回到英國後出版。

拜倫所到過的囚禁波尼伐的牢房,現在應該是古堡最受人注目的地方。地下室的入口,在近城堡入口的一號院的後方。走下梯階,穿過地下拱室,便是古堡的囚牢。當年主張日內瓦獨立的波尼伐,便是被鐵鏈鎖在囚牢中的第五根柱子上。既然是瑞士第一古堡的地下囚房,又是拜倫詩歌中描述的地方,柱子上難免被刻上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的「到此一遊」字句。畢竟,拜倫自己也在第三根柱子上刻下自己的名字。不過,貴人名士的塗鴉終究是有點不同,現在拜倫的簽名已經被玻璃保護著了。

Chateau de chillon

拜倫的詩,講述波尼伐及他的兩位弟弟被關押於此。他們被鎖在不同的柱子上,可以看見對方,卻觸摸不到。波尼伐的兩位弟弟沒能支撐到最後,都死在牢獄之中,只剩下波尼伐一人。拜倫的詩,實在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悲慘故事。可是,「文人多大話」這句話可是沒有說錯。詩中的主角波尼伐,是日內瓦聖維克多修道院 (St. Victor) 的院長,十六世紀初因主張及推動日內瓦獨立,及對抗薩伏依公爵,而被囚禁於古堡之中。被囚禁的四年後,瑞士人成功攻佔石庸城堡,波尼伐終被釋放出來。歷史上,波尼伐的兩位弟弟卻是不存在的。無論如何,拜倫優美的文字和富感染力的描述,確實為石庸古堡添加了不少傳奇色彩。

在城堡內,幾乎所有的房間及設施都是開放給遊人參觀的。可是在近城門的一號院的一角,在十六世紀時曾經用作馬棚的地方,已被改建成新式房屋,小冊子上寫著現在是公寓。竟然有人住在一個對外開放給遊人參觀的歷史古蹟,實在有點奇怪。除了曾經囚禁波尼伐的監獄外,其他地方如堡主大廳、宴會廳、紋章大廳、公爵的卧室等等,都是很值得參觀的地方。遊人更可走上城堡的主塔,俯瞰城堡的宏偉建築或眺望四周壯麗的景色。

古堡及日內瓦湖畔,春夏秋冬各有不同的景致,雖然多數遊人不會有機會親身體會,在古堡外的小商店內出售的明信片及書籍,卻也可讓遊人感受一下此地四季不 同的氣氛。

Chateau de chillon

參考資料

延伸閱讀

  • 余秋雨,〈希隆的囚徒〉,《行者無疆》,時報文化,台北,二零零一年。
  • 欒珊瑚,《漫步蕾夢湖》,元尊文化,台北,一九九八年。